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13节条件
  其实王玟想过无数种和老人重逢的场面。
  这大概是他轮回一世后最大的念想。
  上辈子的遗憾,如今可不能再犯。
  想到这里,王玟揉了揉眼睛,对着椅子上的老人展开一个大大的笑脸。
  学院院长在一旁介绍道:“古蔀长,这位就是我们科学解密系的王玟同学,平时成绩稳定,为人友善,与同学间的关系和睦。。”
  他的话被老人抬手打断。
  老人仔细地看着王玟,忽然有些好奇地开口问:“我们以前认识吗?”
  王玟脑中闪过一幅幅曾经的画面,努力摇了摇头。
  就算是上一世,双方认识也得是几年后的事了,现在这段学院时期自然是没见过的。
  “那就奇怪了。”老人面容古怪地说道:“你眼神里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这不是第一次见面的人会有的东西,我人老眼不花相信自己不会看错,说说看,这个糟老头子,有什么是比童组长还吸引人的,让你从进门起一直舍不得移开视线?”
  一旁的童晓蕾面无表情,只有耳根微微红了些,老人不说她还没注意,一说,她也觉得王玟的表现与昨天下午相比有些出入。
  不过她心里统一将这种现象归类为普通人见到第一财团情报部蔀长的正常反应。
  同样的,王玟的回答也肯定了她的推测。
  听到老人的问话,王玟抿了抿嘴,短促地呼了一口气,笑道:“能亲眼见到第一财团情报部古蔀长,受宠若惊,情难自抑。”
  “话说得倒是好听。”老人佯装不悦地打开话题:“一个百层内的情报就敢要我们情报部一百万,胃口真不小啊。”
  王玟太熟悉老人的表情了。
  真怒还是假生气,吵了那么多年他一看老人的眼角就能了然于心。
  此时此刻,在这个地方,重新见到那副怀念了七百多个日夜的表情,哪怕只是对方无意间露出的习惯,也令王玟几乎控制不住情绪。
  院长室内。
  众人发现,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
  老人说完话后本该轮到王玟。
  谁知他仿佛忘了出声。
  就那么站在原地,一边傻笑,一边双目发红。
  这个现象反倒让身经百战的老人有些措不及防。
  听手下汇报,眼前这个小伙子本来应该是个胆大心细的厉害角色,想着试试成色,看值不值得情报部打交道。
  结果才一句谈不上严厉的话,怎么还给人说哭了呢?
  老人迷茫,童晓蕾却醒悟过来。
  她早就猜测对方拿出的情报是他至亲牺牲生命换来的。
  如今肯定是遇到经济上的困难才会忍痛拿出来变卖。
  蔀长无心的话说不定触到了对方的伤心处!
  童晓蕾越想越确定,再抬眼看到王玟明明哀伤到肝肠寸断却还要为了不失礼貌强行微笑。
  她低头轻声对老人说道:“蔀长,据属下分析,这份情报对他来说应该很珍贵,甚有可能是至亲之命换来的,所以他在我们测试情报时连塔都不愿意进。”
  老人沉凝:“你是说,他不是爬塔者?”
  童晓蕾点头:“查得很清楚,他从未进过世界塔。”
  属下的声音字字入耳,老人脸上所有的皱纹都舒展了开来,做出一个惊呆周围人的动作。
  只见他朝王玟招了招手,和蔼地说:“孩子,过来。”
  周围人惊呆了。
  王玟也惊呆了。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情报部蔀长会对我这样一个素昧平生的普通人露出如此明显的善意?’
  ‘是陷阱还是我的身份暴露了?’
  ‘不!不可能!轮回的事没有人会知道!’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王玟脚下一点点向老人挪动,脑中翻天覆地拼命分析。
  以他上辈子对老人的了解,除了自己人之外,对待敌人可谓是冷酷无情手段数之不尽。
  如果这是一计。
  那图的是什么?
  情报吗?
  没等王玟理出头绪。
  老人已经握住了他的手。
  一边慈祥地望着他,一边拍了拍他的手背,轻声安慰道:“苦了你了。”
  听着这句直直钻入心脏的话,再看着老人近在咫尺的脸,王玟终于破防了。
  浑身都在颤动,豆大的泪珠从脸上滑落。
  他颤抖着嘴唇用尽所有的理智压制着喉咙间几乎喷涌而出的那句“老古董,我好想你。”
  王玟的真情流露,让老人心中确定了童晓蕾的分析。
  演戏人人都会,但这种由内而外刻骨铭心的情感不是演戏能演出来的。
  他做了几十年的情报工作,若是假的东西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
  确认了这一点。
  老人看向王玟的目光变得愈发慈祥,在他眼里,王玟的遭遇和他一样,至亲都死在了世界塔内。
  都是这个破碎世界的可怜人。
  既然如此,许多事情就好谈了。
  老人又拍了拍王玟的手,和气地说道:“放心孩子,情报的钱一分不少打给你,以后有什么困难也可以和我们联系。”
  王玟看着老人的脸,深吸一口气,擦了擦脸笑着摇头道:“我说了,蔀长亲临就免费,尾款不用打给我了,定金我花了些,转来转去太麻烦,这样吧,我多送一份情报抵定金。”
  老人微微一愣:“你还有其他情报?”
  王玟点点头,恋恋不舍地从老人手里抽回手,转身向院长请示过后,用桌上的纸笔写了几行字。
  将纸撕下递给了老人。
  老人接过纸,放远了些眯眼看。
  越看脸色越凝重。
  几遍过后,他手一抬,把纸递给身后的下属。
  童晓蕾罗山等人都凑过头一起看。
  越看,一群人的脸色越凝重。
  童晓蕾一个眼色,几名中组组员迅速走到桌子前,收走了刚刚王玟用过的纸和笔,还用某种仪器仔细扫了几遍桌面。
  招呼都没和院长打一声。
  当然院长看上去也没什么意见。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抬头对王玟说:“你这个情报,价值可远远不止抵定金那么简单啊。”
  王玟点头:“知道,我有条件。”
  老人皱了皱眉,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向后靠到椅子上似笑非笑:“在这等着我呢,行吧,说说看你的条件。”
  王玟看了看周围一群情报部的人,一字一句地说:“我的条件是,情报部允许我至少每周有一次见到古蔀长的机会,说说话聊聊天呆个一天半天,这段时间内有什么公事需要汇报的都先堆着,除非有特别紧急的大事否则不能有太多人打扰我。”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
  集体石化。
  嘴巴一个比一个张得大。
  王玟耸了耸肩:“情报已经完整地给到你们了,要是不同意硬耍赖,那我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