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罗幼微傻眼了,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傻眼了。
  其实这是雁南生第二次近距离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一次的感觉又不一样,如果第一次他还能保持平静,那这一次他只觉得心口一片火热。
  而这个认知又让雁南生异常的气愤。
  他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的阴谋,他竟然还掉进了圈套的,甚至还有一些雀跃。
  而正是这时,他们的四周已是火光一片。
  借着月色,村里人几乎都出动了,看着倒在雪地中的男女,所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
  雁家秀才,和罗家姑娘,竟然在这里私会?
  “怎么会这样?罗大丫,你在干什么?你怎能如此不要脸,你竟敢勾搭雁南生,我……我……”
  罗四娘看着眼前的一切,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明明计划的好好的,她用罗幼微的名字把雁南生约出来见面,在让村里人过来捉奸。
  只要让村里人看见自己和雁南生在一起,到时候她就可以说已经和雁南生定了亲,应和了最近的传闻,也不会有人不信,这样她就可以嫁给雁南生了。
  谁能告诉她,罗幼微为什么会在这里?
  罗幼微此时双脸通红,推了推还压在自己身上的雁南生,小声羞涩的道。
  “你这样压着我,我起不来。”
  此时雁南生已是一身的寒气,贴近了罗幼微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不惜毁了自己的名声,也要嫁给我?”
  罗幼微顿时就傻眼了,尤其是当她看到雁南生望着自己拿冰冷的眼神时。
  “你……你什么意思?我没有……我不是……”
  此时自己狼狈的样子被众人看见,尤其是他刚刚掉下来的时候,为了不伤到身下的人,故意用腿支撑了一下身体,左腿此时已受了伤。
  雁南生忍痛一个翻身,终于还了罗幼微得自由,可此时罗幼微又能如何高兴的起来。
  “诸位,刚刚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这件事我们两家会给大家一个解释,既然没什么事,大家伙就都回去吧!”
  胡管事跑过来的时候,就求了站在他身边的人去罗老二家叫人,自己则是留下来主持一下局面。
  姑娘的名节最是重要,今天这件事不管是有任何的误会,雁南生都必须要娶了他家小姐,不然……
  众人自然是不肯离去,本就是来捉奸的,谁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见雁南生一动不动,罗幼微就知道他这是受了伤,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你是不是受伤了,伤到了哪儿里?”
  见雁南生沉着脸不说话,罗幼微更加焦急。
  “胡管事,快叫人的把大夫请来,刚刚雁秀才为了帮我受伤了。”
  罗幼微顺便对着众人解释了一下刚刚被人看到误会的画面。
  胡管事先是求着身旁的百姓去请村里的跛脚大夫,借着机会当着众人的面,询问事情的缘由。
  “都怪我,来这里点了天灯,谁知天灯挂在了树上,便烧了起来。幸好雁秀才路过,爬上了树,灭了火,却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
  罗幼微此时也确实是一副后怕的样子。
  “我一着急,便想拉他一般,谁想到……”
  后面的事大家都看见了,自然明白。
  村里有俩个受过胡管事好处的,此时自然赶紧帮着罗家说话。
  “都是误会,雁秀才是什么为人,大家伙都知道。罗家的丫头也是一个好的,我倒是看两人正合适,男未婚女未嫁的……”
  “你们胡说什么?肯定是罗大丫故意设计雁南生,不然……怎么会就这么巧合?”
  听有人竟然撮合雁南生和罗幼微,罗四娘众人忍不住了,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了出来。
  转身又对着罗幼微吼道:“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你来村外放天灯,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
  看着罗四娘一脸笃定,满是被人坏了好事后的又悔又恨的样子,罗幼微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不明白小姑说的什么意思,正月十五不正是放他天灯许愿嘛,天灯就应该天黑之后才放啊?”
  “你别想装傻!”
  “那小姑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故意坏自己的名声?”
  “为了加一个如意郎君,有何不可?”
  听了罗四娘这话,罗幼微更加的确信了自己的怀疑。
  眯着眼睛上下的打量了罗四娘一遍,问道:“小姑可有证据?”
  罗四娘张了张嘴,却又闭上。
  她刚刚差点说出,雁南生的手里有罗幼微送去相约的信,但是这件事,她有怎么可能会知道?
  “总之,肯定是你故意的。”
  罗幼微看出刚刚罗四娘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到了最后却闭上了嘴。
  正在这时李母接到消失,带着岳娘子匆匆赶来。
  “幼微,这是怎么了?”
  “娘,放心,我没事。”
  “胡管事,还是先把雁秀才送雁家吧!让跛脚大夫也直接去雁家。”
  罗幼微临走之前,欲言又止的又扫了雁南生一眼,见他神色冰冷,想要解释的话一时也说不出口,一切只能等明日再说了。
  罗幼微回到家越想越觉得这事奇怪,于是便叫胡管事去查,希望能早日换自己清白。
  “幼微,你真的去和雁家的秀才相会?”
  就连李氏都这样问,村里的人其实不说,估计都是这样觉得的吧!
  “娘,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吗?”
  李母有些尴尬。
  意外罗幼微还是罗大丫的时候,就喜欢一直跟在雁家后生身后那么优秀的男儿,她闺女会动心也是正常。
  “夫人,小姐肯定不是那样的人,定是被人害的。”
  岳娘子不像李母那样心思单纯,只有一根筋。
  “何人害我女儿名声为何?”
  见李氏是真没想明白,岳娘子便解释道。
  “我怀疑可能是别的人要设计雁家秀才,可惜却被咱家姑娘坏了好事,还误打误撞的……”
  “那能是谁?她这么算计的目的是什么?”李氏自己问完,这一次不等岳娘子解释,就自己明白了,捂上了自己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