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050 生而未养断指可还
  袁小鱼抬头看了一眼老爷子,为马氏与那个不常见面的堂姐袁香点了一根蜡!
  马氏被休,再不是袁家媳妇,生死都与袁家无关,就算是袁福和袁旺不管她终老,都是可以的。
  只不过碍于道德层面,马氏真的流落街头无人赡养,两人要管她一口饭吃,毕竟还有生育之恩。
  而袁香只要改姓,就也被逐出门庭,永远不再是袁家子孙。
  她伤心而无力地闭上眼睛,不为别的,只是心疼她的大英雄爷爷!
  他爷爷曾经救下百十条人命,在狗熊岭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一个马氏祸害了他一生的尊荣!
  “鱼儿”老爷子看着有些痛苦闭上眼睛的袁小鱼,有些担忧的道,心里感激神仙庇佑,给了自己这么出色的孩子。
  袁小鱼突然冷声道“生而未养,断指可还。生而养之,断头可还。未生而养,百世难还!福哥哥与旺哥哥,断指可还马晓华的生养之恩了”
  袁永成很是震惊地看着自己年幼的女儿,震惊于她懂得很多大人都不懂得道理。
  袁永平更是五味杂陈,觉得自己一生错得离谱,还不如一个不满9岁的小丫头,这辈子是白活了。
  “爷爷”
  “鱼儿”老爷子是声音有些颤抖。
  袁小鱼知道一个袁月是寒了爷奶的心的,一个袁香更是伤得两人血淋淋!
  “爷爷,我将来一定会成为您最骄傲的孙女!”
  老爷子一把搂过小孙女,眼角忍不住掉了一滴泪,坚定地道“鱼儿现在就是爷爷最骄傲的孙女!独一无二!!!”
  袁老太太放声大哭,心里这么久以来憋着的一股憋屈感,也是终于释放出来。
  “爹,娘,孩儿不孝...”
  袁永安兄弟三人,外加方氏和白氏都跪在了炕下,也都流了泪。
  自己爹娘一辈子要脸、要强,却是出了这样的丑事!
  而房间外,袁家所有子孙跪在院子里,个个都是义愤填膺,马家给袁家女改姓,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袁福和袁旺也是猩红的眼睛,眼内闪过一抹决绝!
  袁永平一时气愤难当给了马氏休书,贴在布庄门上也不是为了真想羞辱她,而是知道马家最是会胡搅蛮缠、翻脸不认,也因为马氏太过分,所以才如此决绝不留退路。
  而马旺财居然在第二日真的上了山,真是一点都没留情面,当时袁家所有人都在地里,袁厚土早得了嘱托,就在袁家附近堵着马旺财。
  “你找谁?”
  “我找袁厚德”马旺财牛气哄哄地看着袁厚土道。
  “找我大哥?他不在,有事和我说,我是村长袁厚土”袁厚土也是一点面没有给马旺财,马旺财他是认识的,但是马旺财贵人多忘事,不记得眼前人是哪号人物了。
  一个小小的村长,马旺财是不放在眼里,但是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又是山里,真惹怒了人家,自己怎么死的都没人清楚。
  便也放低了语气道“我找袁厚德确实有重要的事”
  “什么事?要是袁香的事,就和我说,我不仅仅是村长,还是袁氏一族的族长,族里的事,都归我管!”袁厚土冷哼道。
  马旺财看看四周有些村人远远看着看热闹,脸沉下来道“远来是客”
  “那要看是谁,来干什么。强子,拿族谱分册”袁厚土喊了一句,没一会袁永强端着托盘过来,一看就是早有准备。
  “有话痛快说,我们山里人没你们城里人悠闲,地里还一堆活计呢。这么迫不及待,昨天刚提的事,今日就上门了?!以为你是谁啊?还敢给我大哥难看?!不打听打听我大哥在狗熊岭是这!个”袁厚土嘲讽地道,然后很是骄傲地竖了竖大拇指。
  “我怎么也是袁家的亲家,你这什么态度?”
  “不好意思,我听我大哥说了,马晓华已经被休出袁家,生死再与袁家无关!
  若是你来给你闺女求情的,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也点将你那不孝女给带来才是。
  不过看你这牛逼轰轰的架势,显然不是来道歉的!”袁厚土不愧是袁老爷子的兄弟,柒峰屯的村长,这气势足够看,让马旺财瞬间下不来台。
  “你,我,我们马家自然不会低声下气求他袁厚德,我是要给袁香改姓,日后随我姓马,子孙承继我马家的祖产”
  “好”
  袁永强将托盘恭敬地举高,袁厚土翻开托盘上的册子,找到一页,用朱砂的小红刷子就来了那么一下,然后拿起来给马旺财看,道“袁氏族人已经没有袁香这个人,袁厚德二子袁永平休妻,二房只剩两子。
  马掌柜,请回吧!”
  “你?!”
  马旺财没想到袁厚土这般麻利利索,还一点不讲究情面。
  各家族谱是不会允许女孩子上族谱的,但是为了承继子孙后代的关系有个记录,会有专门的分册,记录男丁的妻女等信息。
  红色朱砂刺目,册子上袁永平名字之后就是一道款款的红朱砂,马氏与袁香的名字就被祛除,再也看不见了。
  “哼~~~”
  马旺财被气得七窍生烟,本来还想找袁老爷子的不痛快,没想到让人给了他这般下马威。
  “你们两个臭小子,忘恩负义的东西,忘了在我马家吃了多少粮食了?!”马旺财看着冷着脸走过的袁福和袁旺,被袁厚土一顿羞辱,就冲着两个孩子大骂,想要挣回点颜面。
  却不料,袁福和袁旺过来跪在他的身前,马旺财本来傲娇地想要再骂几句,却只见到两道白光还有两道飞起的鲜红。
  他下意识抹了一把脸,才看清是鲜红的鲜血。
  “袁福?”
  “袁旺!”
  “快,快去找人”袁厚土看清两人做的事,吓得脸都白了。
  袁福甩出来一个木盒子,里边有一张纸,两截断指被他颤抖的手扔在盒子内。
  袁福还好,袁旺已经疼得浑身哆嗦,脸色煞白说不出话了,不过他死死咬着唇瓣,居然没有哭出声。
  “生而未养,断指可还!
  我兄弟二人,是马氏所生,却不是马氏所养。
  马家羞辱我袁家门庭,我兄弟二人,断、断指还报生育之恩。
  日后,日后与马晓华再无母子之情”袁福满头大汗,厉声吼道。
  “滚,你给我滚~~~~滚~~~”
  袁小鱼疯了一般跑过来,一早上起来她眼睛就跳个厉害,此时看到这样一番场景,心疼又内疚。
  这话是她说的,但是没想到兄弟俩会这么憨傻,真这么做。
  “哇~~~~~~都怪我,都怨我,哥哥~~~~~”袁小鱼长天嘶吼,惹得村人赶紧上前拥在三个孩子身边。
  袁永强将托盘扔给最近的一个村人,扯了衣服包住起袁旺的手就往袁家屋里跑。
  “快,快去止血~~~快~~~~”袁厚土也是架起袁福往屋里去。
  袁小鱼愤怒地看着马旺财,捡起地上的盒子,盖上盖子,然后塞到他手里。
  “带回去给你闺女,从此恩断义绝、两不相欠!告诉马香那个傻货,早晚有一日,她就算后悔死,都不准向袁家再求救一丝一毫,否则,我第一个饶不了她!”袁小鱼说完,也不管周围看着她不可思议的表情,赶紧进了屋去。
  “袁大伯,大伯,出事了,赶紧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