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068 黑子太棒了
  袁小鱼气着了,以前这邱氏也来家里占过便宜,奈何家里孩子太多,自己五哥、六哥仗着岁数小没少明里暗里地让她吃瘪,所以后来就不敢来了。
  白氏刚要上前,就听袁小鱼大吼一声“黑子!”然后就听见袁家院子里传来汪汪的狗叫。
  屯子里的人都怕黑子,凡是见着它的都靠边,邱氏没想到袁小鱼一怒之下放狗,也是吓得转身就跑。
  但是她哪里跑得过黑子,黑子一阵风出来,那速度快得都带风!
  没等袁小鱼发话,邱氏因为害怕脚下拌蒜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然后她就感觉到身前一湿,瞬间悲剧了,鸭蛋是生的,所以这一摔就全碎了,两个鸭蛋的汤汁也不少,还因为她的大力挤压,从脖颈处喷出来,喷了她一脸。
  周边人都是讨厌这个没德行的邱氏,没人上前去扶她,有几个平日里和她结怨的,还捂着嘴笑。
  “哎呦!”
  邱氏刚要开始放赖,想要讹袁家,但是听到黑子的一声震天吼叫,乍一听还以为是老虎,给屯子里的为数不多牲畜吓得都躲了起来。
  然后,众人也在惊恐之后,听见邱氏吓得,噗~一声,放了一个大响屁。
  “哈哈哈哈......”
  周边的人看着她这个德行都笑了,邱氏也是骚得脸一红,爬起来捂着身前的狼藉,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大白天当着半个屯子的人放了那么响的一个屁,加上她衣服都湿了,身上粘腻腻的,她也是臊得慌。
  不过袁小鱼知道,她也就在家里老实待几天,就又狗改不了吃屎的出来,继续作了!
  “汪!”
  黑子冲着邱氏的背影,厉害地又补了一声,然后走到袁小鱼身边卧倒。
  袁小鱼麻利地爬上黑子的背“奶奶、爷爷…我走了”
  “乖,别四处乱跑”袁老太太还是担心孙女,又嘱咐道。
  “放心吧,我会听话的”袁小鱼和家人一一告别,然后骑着威武的黑子走了。
  屯子里的小孩子远远跟着,很是看黑子稀奇,一个个小眼神中都满是羡慕。
  袁家人见到黑子护送,就都放心了。
  一路顺利地走到山口,袁小鱼看着东西,袁永平和袁广合力抬着独轮车下去,到山崖边的栈道。
  袁小鱼本来要将黑子给收进空间的。
  实在这一段路,它体型太大不好走,主要是那直上直下的它不好下来。
  但是没想到,黑子居然很稳当地踩着木头搭建的简单楼梯下来了。
  “黑子太棒了!”袁小鱼高兴坏了!
  “鱼儿,你小心些,靠着里边走”袁广本来想要背着袁小鱼,自从上次王富贵险些滚落悬崖,袁小鱼回家就让自己娘缝了一个婴儿背带,她就算大了,但是背带也能将她固定在哥哥或者爹爹背上,这样就不用害怕了。
  “大哥没事有黑子在,就没事”袁小鱼不想给二伯和哥哥添乱,就坚持自己走,何况她都多大了。
  她人小贴着山崖壁走,黑子跟在她身后,但是却是半个头挡着她的身子,让她安全感十足。
  本来黑子可以驼着她的,但是黑子个头高,她骑在它身上就能看到更深的悬崖,就会更加紧张,不如自己走。
  下了山后,几人很快就去了镇上,路上袁小鱼就把自己的主意和袁永平说了,所以几人推着独轮车到了‘悦客来’
  掌柜的温海泉是认识袁永平的,见到他推着独轮车来,从酒楼里出来。
  “呦,袁掌柜,有日子没见了”温海泉不是故意打趣袁永平,而是出于一种习惯。
  袁永平脸色有些尴尬,赶紧道“温掌柜可别骂我了,您想必知道我如今的身份”
  温海泉一拍头,然后笑呵呵道“抱歉,抱歉,实在是说顺嘴了,我看你们推着东西,这小车子挺有意思的啊,你们这是?”
  “温伯伯,我们找你卖东西”袁小鱼跟在一边,脆生生地道。
  “你,哎呦,你,是你啊,卖熊...小丫头?!”
  温海泉对于袁小鱼还是有些印象的,实在像她这么小又十分有主意而聪明的孩子不多,特别还是个小丫头。
  “是我,温伯伯”
  温海泉得了主子的交代,所以自然不敢忘了小丫头与她的家人,之前他就弄明白了小丫头与袁永平的关系,如今倒也不觉得突兀。
  “你们推着车去后门,我这前堂不大好走,我到后院去接你们......”
  “青果?这我没看错的话,就是鸭子蛋吧?丫头你这捣什么鬼?”温海泉嘴角抽搐地看着报了咸鸭蛋价格的袁小鱼。
  袁小鱼看看袁永平,袁永平赶紧接过来道“这确实是鸭子蛋,不过是经过一种独特的秘方做出来,我这有煮好的,您不妨尝尝看”
  温海泉见袁永平从小车里取出一个小布袋,从里边掏出来几个鸭蛋,借了酒楼的刀一切为二,看着冒油的鸭蛋,温海泉瞬间就看出了不同。
  “去将你们主厨喊过来”温海泉一般见到稀奇的东西,都是第一时间请自己的兄弟温大福出来。
  他顺手接过来小伙计递过来的一个勺子,挖了一点点蛋黄放嘴里,然后有些震惊地看着袁永平“蟹黄?”
  “吃着味道像,您再尝尝蛋清”袁永平一见温掌柜的表情,就知道这个买卖有戏了。
  “又见什么好东西了?”温大福挺着胖呼呼的肚子从一侧的大厨房里出来,大步流星地走过来。
  走到近前见到袁小鱼,立马就笑了“呦嘿,小丫头”
  袁广觉得稀奇,为何这一个两个都对自己妹妹记得清楚,明明妹妹比冬日里变化可是太多了。
  “大福叔叔”
  “哎,记着我呢,这次是来卖什么?”
  “好吃的”袁小鱼乖巧地握着小手道。
  “来,尝尝”温海泉将另一半的鸭蛋递给温大福。
  “鸭蛋...这味道好啊...这怎么做的?”温大福吃了一口,就吃出来了商机。
  袁永平没吱声,倒是袁小鱼道“是我家的独门秘方哦,我们还有好吃的呢”
  说着她将炸花生米、糖衣花生、卤花生和卤蛋一一让袁广从一个食盒子里拿出来,这是袁小鱼想好的,进镇子前特意从空间里拿出来,卖东西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人家尝尝味道,才好谈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