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070 卖独轮车
  几人去了镇上一个很热闹的大街,在一个不错的位置找到一家很大的杂货铺子,叫‘周记货铺’,显然这铺子主人姓周。
  还没进门,从里边冲出一个人。
  “亲家下山了,快请里边坐”方树林的闺女方晚霞如今定亲给袁永平的儿子袁福,所以两人是实打实的亲家了。
  加上方氏的这一层关系,两家如今真是亲上加亲的亲。
  “方舅舅”
  “哎。我们小宝鱼儿也来了,来舅舅抱你下来”方树林热情地拉着袁永平往店铺里走,转头看见袁小鱼,一把将她从车子里抱了起来。
  铺子里柜台一侧有一块地方很是宽敞,摆了一张长条桌,两侧都是很方便的条凳,桌上还放着茶具。
  让袁小鱼坐在条凳上,然后顺手让伙计帮着袁广将两辆独轮车直接推了进来,实在是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东西稀奇的地方,担心放在外边再丢了。
  “顺子,赶紧沏一壶热茶过来”
  “东子,去订一桌席面,再买几样点心回来......”
  他一边安顿袁小鱼几个,一边嘱咐自己两个伙计忙乎起来。
  “不用,不用,看你这客气的,都是一家人”袁永平被接待得有些不好意了,但是方树林这热情的态度就十分暖心。
  “难得过来一趟还不让我好好招待招待”方树林笑呵呵得说着。
  袁小鱼坐在条凳上心里暗自点头,想不到方树林很有经商头脑,这位置一看就是给客人准备歇脚用的,倒是想法很超前。
  再一打量,这铺子里的东西可是不少,琳琅满目什么都有,锅碗瓢盆这些家用常用物件就不说了,还有不少的农具,和很多她不是特别明白的物件。
  居然还有几件家具,以及铁器、瓷器等,果然是杂货铺子。
  “你这生意不错”袁永平看着店里还有好几个人,还有一个伙计跟在后边招呼着。
  “还可以,别看我东家开杂货铺子,里边的好东西不少,时常从京都弄来些稀奇东西,所以也吸引人。来尝尝这茶叶”这会小伙计麻利地端来茶壶,方树林就要给袁永平倒茶,袁永平捂着茶杯直说他自己来。
  “方舅舅,您别忙了,我来”袁广这会腾出手,给两人斟茶。
  袁小鱼四处看着,方树林笑道“自己去玩,喜欢什么拿过给舅舅,舅舅送给你”
  “谢谢舅舅”袁小鱼下了地就开始在铺子里转悠,袁广给两人斟了茶就跟着自己妹妹,一步都不离开。
  袁永平和方树林都是点头,这袁家的孩子个个都是忠厚心眼好的,一家人从来都是相亲相爱,看着袁广那护妹妹的样子就知道。
  袁小鱼看着一些鼻烟壶、烟袋锅、还有些压裙角的小玉坠子什么小物件,觉得这杂货铺子的幕后东家是有意思。
  没等转一圈,门口进来一个人,看着停在门口的一辆空独轮车,喊道“这玩意咋卖?”
  说着他试着抬起两个把手,推了一步还给推歪了,好在杂货铺子地方大,他又走了几步走稳当了,然后眼睛更加一亮。
  “哎?这?!”方树林看向袁永平,两人赶紧起身。
  “这是我家亲戚自己家用的”方树林笑着解释道。
  袁小鱼听见后跑过来,边走边道“卖卖卖,大叔您给多少钱?”
  袁广好笑,自己这妹妹可真是财迷。
  “5两咋样?这玩意不错,正好我急用得上?”那大汉显然十分喜欢那个大一些的独轮车,然后给了一个价格。
  袁小鱼愣了,5两!给这么多,她们累死累活卖了鸭蛋和卤蛋,才赚3两多银子。
  “卖卖,就5两”袁小鱼赶紧道。
  “行了,银子给谁?”大汉痛快得掏出5两银子,然后看着方树林。
  方树林接过来,顺手给了袁小鱼,他知道这银子恐怕袁永平是不好接的。
  “我塞,我大山哥哥要发财了”袁小鱼拿着银子,有些兴奋地道。
  袁广也很激动,一个独轮车就卖了5两,他顿感天上掉了馅饼下来。
  方树林一笑,拉着袁永平继续说话。
  没一会小伙计先回来,买了好几样的点心,方树林喊着袁小鱼吃些点心。
  随后又等了一会,酒菜送来了,袁永平也不客气和方树林说着家里盖房子的事。
  只是中途又出了些小插曲,又来了一个人,将另一个独轮车也给买走了,临走还问日后还有没有货。
  袁小鱼说有,但是不好说什么时候有货,这个需要现做。
  但是告诉他如果买,就只有这家铺子里卖。
  “想不到大叔是真有魄力啊,这水渠挖下来工程就不小,蓄水池,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方树林很是稀奇的道。
  “其实和挖个小湖也没什么区别,就是有个水闸的地方弄起来还麻烦,毕竟咱山里懂水利土木的不多”袁永平道。
  方树林想了想道“我有个朋友,从府城刚回来没多久,他是专门给大户人家盖园子的,他懂得一些水啊走向什么得,不然请他上山给看看”
  “那敢情好,不过工钱你知道给多少合适不?你知道咱山里,太多恐怕咱们家拿不出”袁永平一听,就也来了兴致。
  “回头我给问问,一般这种大师傅就是按照工程算”方树林说着,打发小伙计出去了一趟,没一会来了一个壮硕的大汉,长的国字脸一脸的正气。
  袁小鱼看着他壮硕的身材,肌肉鼓鼓的将衣服快要撑爆了,暗暗下决心日后家里的男人们都得养成这样才行。
  “呦呵,这小丫头,看傻眼了”
  “来刘兄,这是我亲家”方树林拉着刘满堂坐下。
  “这是我兄弟刘满堂”
  “听说了,您是大工匠”
  “不敢说,就是盖过几个小园子,可谈不上大工匠,会盖房子,会弄园子罢了......”刘满堂也不客气,坐下后方树林给他斟了一杯酒。
  别看几人喝着酒,但是谁都不贪杯。
  首先方树林在知道袁永平肯定得回山里,山里路什么状况他最是知道。
  再者,请刘满堂过来也是谈生意,所以也不可能真喝多了,再者铺子里生意还得他照应,时不时还得去柜台上算账,更是不敢贪杯。
  几人说着山上的事,起先刘满堂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知道山里人用石头造房子,那也不少的手艺人,房子建造得结实是最为主要的,主要防备野兽并不讲究好看。
  而他是做装饰多一些经验,直到说到从口的主山泉河道引山泉到坡地建立蓄水池灌溉庄稼,又听了方树林的描述,加上袁小鱼三五笔拿了纸笔画了水坝的图纸,才让刘满堂提起兴致来。
  “哎呦,你们袁家真是能人辈出啊,丫头几岁”
  “9岁”
  “9岁?!了不得啊,你这图纸画得比叔干了这么多年的工头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