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082 高产
  现场围了一堆的人,大家一个个激动地都是面红耳赤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吵了群架呢。
  “亩产700斤!!亩产700斤,袁家的水稻,亩产700斤啊!”不知道谁高声喊了一嗓子,谷场瞬间炸了锅,所有人都往袁老爷子身边挤过来,两老头不得已站到了石碾子上。
  “大伯,您家这水稻能不能教教咱们啊......”
  “是啊袁大爷,教教咱们吧......”
  “袁爷爷,我家,我家跟着您种水稻成不成......”
  现场炸了锅,袁老爷子摆了半天的手,然后高声道“首先,先谢谢大家伙帮着我们袁家收了稻子,辛苦大家了。
  再有,今年我们家也是第一年种,也没想到亩产能这么高,水稻是改了老祖宗的祖辈传承方法,我袁家也是在摸索中。
  不过看这个情况,日后怕是贫地或者种不好也低不了亩产500斤去,如今这水稻能算是高产了,我袁家一定不会藏私,将我们领悟的种植方法都好好的教授大家,带着大家伙一起种稻,把日子过起来的,大家伙不要着急”
  “噢噢噢噢......”
  全屯子人听了袁老爷子的话都沸腾了,都兴奋地看着袁家人。
  袁厚土紧接着道“再过几天,家家户户的稻子也都要收了,明年的稻种,用你们自己家留的和袁家来换,袁家的稻种也是托人在外地买的新品种,这高产肯定也与稻种有一定的关系。
  大家今年收完地之后就开始规整梯田,梯田的好处大家伙也看出来了,就算是不种水稻,平地可也和山下的土地有一拼了!
  今年弄不完的,明年一开春也早点继续侍弄,肥田、增厚土层、上肥料,这些大家伙早和袁家学了去。明年想跟袁家种稻子的就一定点认真学,人家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
  “好”
  “是了”
  “村长和大爷放心,俺们都看着袁家”
  不少人赶紧兴奋地出声回应。
  袁厚土又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又冷声道“但是有句话咱们可是说在前头,水稻的好处这一年大家伙是看见了,就早收这一项就免了不少的天灾在里边捣乱,咱山里的气温可是变化莫测,9月下雪的时候都是有的。
  所以这种地,方法一样,但是不见得人人都能像我大哥家一般,一定能将地种好。
  村里不是没有过亩产500来斤的,当然亩产到不了400斤的也大有人在,愿意和袁家学种水稻全凭大家自愿,可是因为自己种不好或者赶上天气不作美,日后收成赶不上袁家,可不能埋怨袁家”
  “村长放心,咱都是长心长眼睛的,袁大伯肯将种稻子的秘诀都传授给咱们,就已经很不错了。
  种田本就看各家的手法和本事,袁家将水坝都给咱们留出来,这份恩德咱铭记于心,谁都不能丧良心因为自己家土地问题种不出高产稻子,就埋怨人家袁家”
  “是,不管能不能种出高产,咱们都领情,谁敢丧良心地颠倒是非,我大壮第一个不答应”
  “对...”
  “我也是...”
  袁家的水稻在屯子里人的一片热闹中,一一运送到袁家大院,这会看着袁家的谷仓,很多人就觉得袁家人一定是有底气的,不然家家户户粮食交了税都不够吃,哪有心情盖谷仓,盖了也是白盖,根本没粮食可存。
  可是袁家今年种植的水稻,亩产700多斤,比往年多打了2千多斤的粮食,并且人家还有8亩和以前一样种植方法的稻子也即将成熟,这样一算,今年袁家的粮食可是再不缺了。
  缴纳了税粮之后还有一部分的粮食,还有结余能够养活那一大家子人,所以柒峰屯的人对于梯田以及明年的水稻,都是十分有信心的。
  农家人谁都不会拿田地开玩笑,没有十足的把握,袁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魄力,就算第一年试种也都700多斤了,要是等他们将水稻研究透了,是不是还能再增产?!
  袁家水稻高产,所以在第二天,枫树沟和黑山扈的各村村长与村里有些威望的老人都齐聚了袁家。
  “哎呦大海,有年头是没见着你了”袁老爷子很意外,枫树沟村长不仅仅自己来了,还请了老村长他的叔伯庆大海出山。
  这也是山里有些名气的人物,年轻时候和袁老爷子一样,那也是一身肝胆为乡里乡亲的没少做好事,最后因为身体的原因提前卸任。
  好在儿子庆松也是十分的孝顺,家里日子虽然过得也是清苦,父子俩相依为命过得也不是太差劲。
  “老哥哥这动静可是又惊动了整个狗熊岭啊,就连旁的山头都有人过来打听消息,这水稻我也来看过一次,就你们想出来这梯田就不错,我家几亩地收了菜后,我都改完了”庆大海笑呵呵道。
  “是啊老哥,你看咱都一个狗熊岭肝胆相照的朋友,明年怎么着你也得让你儿孙过我们黑山扈去两个,怎么说你两个亲家都是我们黑山扈的啊,咱都不是外人”黑山扈的村长王老头也跟着插科打诨道。
  “得了,话我早说了,只要是信得过我袁家,明年我儿孙都派过去几个教大家伙种田”袁老爷子点头答应。
  袁小鱼坐在院子里听着上房一大帮老爷们围着自己爷爷那是一个热情,也是觉得好笑。
  白氏先后端了几个大盘子进屋,石榴、核桃、葡萄、山楂、柿子,都是这个季节山里成熟的水果。
  三个屯子的人见着袁家这真是会过日子啊。
  “这葡萄可是我大哥自己移植的,方才你们也是瞧见了,现摘现吃”袁厚土不客气地拿了一串葡萄,他可是知道自己大哥家都是好东西。
  “大伯家这宅子盖得真是好”庆松也跟着自己爹过来,庆松算是庆大海老来的子了,媳妇年轻的时候也怀过两个,可惜都没生下来,庆大海就这么一个独子庆松。
  本来袁老爷子是挺看重这个孩子的,也是给袁月打算说亲的人家,不过后来袁月嫁到了镇上,他与庆大海之前的口头话,也就只能作罢。
  “轻松都十八了,该娶媳妇了”袁老爷子道。
  庆松眼神闪了一下,倒是庆大海道“好人选都让老哥你先占了,这山里的姑娘,百灵、晚霞,可不都是进了你的家门,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哈哈哈”其他人都跟着笑起来,弄得袁老爷子还挺不好意。
  袁厚土看了看自己大儿子道“我大孙女今年十六岁,他爹也是不想她远嫁,枫树沟我看行,离家近,自己有事都能走山路回来”
  袁永强一看自己老爹发话,赶紧放下手里的石榴道“全凭爹做主”
  “哈哈”袁老爷子大笑,然后看着庆大海道“咋样啊?咱两家再拉拉亲家”
  “得,永强的闺女那还能差了,这是就这么定了......”
  袁小鱼嘴巴张得老大,没想到这盲婚哑嫁真是这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