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086 再遇袁月
  掌柜的要乐开了花,这一件件选了不少首饰,末了袁小鱼还给自己娘和大伯娘一人选了一支簪子和一支银镯子,花色都差不多,两人都不要,但是她坚持买。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袁老爷子早有交代,聘礼大致钱数是定好的,让他们看着买,但是额外凡是袁小鱼想买的,都要给她买。
  所以袁小鱼给全家买了布料,给爷爷买了一个新烟袋锅,给奶奶买了一颗镶着小宝石的抹额,给大伯娘和自己娘一人买了一支簪子和一支银镯子。
  两人嫁到袁家这么久,都没有像样的首饰。
  “鱼儿喜欢什么?”方氏问着袁小鱼,心疼地看着孩子这么懂事,虽然也是花了点银子,但是都是给全家老少买的。
  “我买了啊,红头绳就是我的啊”袁小鱼指的是赶集买的小玩意里边的红头绳。
  “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方氏看着白氏道。
  白氏知道自己闺女好东西多,就道“她还小,等她长大了再戴也一样”
  袁月瞪大眼看着方氏和白氏选整套的银头面首饰,是今年这个店铺最新的首饰,她方才看了半天都喜欢的不行,整套就要15两银子。
  两套30两!
  居然还有纯金的龙凤镯,龙凤镯一向代表着男方对女方的一种高看、满意以及一份体面和心意,买得起买不起先放一边,银手镯里也有龙凤镯的,这是对出嫁女子的最高赞誉。
  而她忽然发现,肖家并不是买不起银龙凤镯,加之如今肖南东对自己彻底相敬如宾,一点新婚夫妻的情义都没有,他越是尊重自己对自己不管束、不要求,她越觉得他不在意她,袁月也才反应过来,原来她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
  她一直在为抢了表姐的好亲事,能够嫁到镇上来享福而沾沾自喜。
  为自己的果决与谋算而感到自豪。
  但是她却得不到自己男人的心,更得不到所谓的爱!
  她有的,只是在南家一份自由的生活,仅此而已,甚至连夫妻之间的欢好,她都得不到。
  而方氏给自己表姐买的龙凤镯,一支就要10两银子,另一个一定是给申屠百灵的,这又是20两,光是买这些就50两!!
  她是知道袁山和袁福恐怕要成亲了,但是买了这么多的聘礼,这还不算其他东西呢,转头看见独轮车上露出来一角的红绸缎,比她出嫁的嫁妆都好,就瞬间又红了眼。
  袁月不禁疑惑这些银子都是哪来的,还有就是爷爷为何这么偏心,却不想她出嫁的嫁妆也足够体面了,还如此的贪得无厌。
  方氏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装看不见她难堪的脸色。
  选好了东西,因为袁小鱼嘴甜,让掌柜送了两个漂亮的首饰盒子,然后几人将东西用布包都包好了,才拿出去放到独轮车里。
  袁青用一面渔网样子的兜,将整个独轮车罩了起来,这样就不担心被人截胡或者招了贼偷。
  买完了首饰,太阳已经升起来,刚出了铺子,袁永安几人推着独轮车回来。
  “爹,三叔”
  “哎,月儿啊,这么巧碰上了”袁永成不愿意和侄女一般见识,就应了她一句,让袁月脸上好看了一些。
  “这么早你来首饰铺子,你娘出嫁前怎么教你的,你住镇上是方便,但是就养成四处闲逛的毛病,怪南东不喜欢你?
  还有,给你三叔三婶道歉了没有?打完了人家孩子,你以为你没事了?”袁永安没好气的训斥了自己女儿一句。
  袁月心里委屈,她出来逛街怎么了,今日又不是她当值,她不过就是出来转转而已,这家店她常来,也是顺腿。
  “我”袁月憋着一张脸不说话,她自然是知道袁小鱼挨打的事。
  “算了算了,都是一家人,过去了就过去了”白氏不想在大街上让人看热闹,就当了和事老。
  “越来越没出息,别以为这事就那么算了,你差点将鱼儿的耳朵打聋了,袁月你有本事,这辈子没事你都别想再回娘家,你这么做事做人,日后你自己有事,自己扛着”方氏恨铁不成钢又骂了一句。
  袁永安也是阴沉着脸。
  “咱们赶紧回去吧,还有正事呢”方氏也不想大喜的日子再怄气,再没看自己闺女一眼,看着袁永安道。
  袁永安也是脸色严肃地瞅了眼袁月,眼内闪过失望,很是抱歉地看着袁永成。
  “大哥咱都一家人,都是孩子呢,走吧、走吧”袁永安笑着拍拍自己大哥的肩膀。
  袁永安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几人又核算了一下,东西都买齐全没有落下什么,就匆匆往镇子外而去。
  袁月看着自己远去的父母咬着唇,眼泪不自觉地在眼内打转,为了一个小毛丫头,自己父母居然这么对她,一点脸不给她留,在人家铺子门口训斥她。
  “哎袁月,袁家什么时候这么有银子了?哎呦,看你这样,不会连你也不知道吧?”马香跑过来,拉着袁月问道。
  “闪开,关你什么事,别忘了自己可是不认祖宗的,你少往我身边凑合,哼”袁月见马香跑过来拉扯她,冷声一声甩袖离开。
  马香气得要死,这个袁月自从嫁到镇上,几次碰面都没给自己好果子吃。
  虽然她嫁地体面,但是自己也是成了亲的人,看得出她过得并不幸福,虽然肖家也没传出来什么闲话,但是她有一次特意去过铁匠铺观察,肖南东对她礼貌有加,根本不像是对待自己媳妇,哪怕态度再好,但是眼内毫无半点男女之情。
  并且上一次袁月本来就上了山,却是大半夜自己回的肖家,她可是听见邻居有说过闲话,对于袁月和娘家闹得不快,她是十分高兴与幸灾乐祸的,但是心里更加吃惊的是,为何袁家突然这般有钱了!
  “我呸,当我爱理你,看你那德行,不一样被娘家嫌弃不让你回去,你清高个啥,一个打铁的”马香看着袁月的背影大声骂道。
  “你?”袁月气得不行,她可是不太会吵架,只能憋气狠狠瞪了马香一眼,然后气呼呼的回家了。
  马香月琢磨,越是琢磨就觉得有问题,想了想就赶紧跑回了家。
  袁小鱼几人快速地出了镇子,然后先到了镇子外一处树林的隐蔽边角,空间里袁小鱼随后又拿出来不少的东西出来。
  袁山特意做的红木箱子,专门放礼品的,虽然没什么雕刻,但是木材用得好,箱子看着就贵重。
  原定给方家和申屠家两家的聘礼几乎差不多,除了必备的礼节等物品,每家都是一套银头面,一支纯金龙凤镯,还有袁小鱼在空间内挑选的首饰,都是样式十分精巧的珊瑚项链和手镯还有戒指,珊瑚在这个时空甚至比玉器还要值钱一些。
  然后是方氏几人买的布匹,全都是精细棉布和红绸,都是双数,将给自己家买的东西先收进空间。
  精细的粮食与杂粮就有6种,每种200斤,100斤一个大布袋子,用红绸绳帮着,光是粮食就一大堆。
  新鲜的水果两大筐,上下两层,苹果、橘子、桃子、石榴还有葡萄,个个都是饱满又水灵,山里绝对没有这样好品色的水果。
  而甜枣、栗子、核桃、松子等干果都是小布袋装着,每种也有20斤。
  而各色的水果糖、镇上与空间内的特色点心是六种,每样也是两盒。
  每家还有两大坛子的好酒,袁小鱼将空间酒去了包装倒进坛子里,外边贴上喜字,封好了口。
  一只整猪切成两半,一家一半。
  除此之外,袁山是长孙,聘礼里多了一张狼皮,这还是老爷子压箱子底的东西。
  两家的聘银各30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