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102 哭醒了
  有了老爷子发话,袁永成兄弟找了王大川,很是顺利拿着银子去了钱家就将山杏和那个和她成了婚的粗使奴才赎了出来,并且袁家没有花银子,却是拿到了两个人的卖身契。
  前后用了都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袁永成兄弟瞬间感受到,有钱有势力的人,办起事来确实是有门路。
  当然,他们对王大川也是十分感激,王大川也不能要袁家谢恩的银子,毕竟自己欠袁家的更多。
  左右都不是什么外人,袁永成兄弟也就没再提银子的事了,只是请了王大川的那个‘兄弟’喝了一顿酒,表示对人家帮忙的感激。
  “娘,娘你咋了娘,娘你睁开眼看看我,我是山杏,娘我回来了,我姨夫将我救出来了。
  娘啊你别死,你别死,你死了我可咋活啊......”白山杏被接到医馆的时候,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趴在生死不知的亲娘身上嚎啕大哭。
  主家只是叫了她们小夫妻过去,结果就出了钱府,见到自己姨夫和表哥们,然后告诉她她被赎出来,她自由了。
  之后她被带到医馆,就见到自己娘,也知道自己爷爷已经死了。
  白氏也是跟着山杏哭,袁永成兄弟倒是松了一口气,人救回来了,可算是大幸。
  “王兄弟,真是谢谢你”袁永平擅长交际,再次感谢王大川。
  “兄弟说这话可就是见外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何况我儿子还在你家养着”王大川道,然后讨好的看着袁小鱼。
  袁小鱼十分意外王大川这事办得这么顺利,并且没让她们花银子,她猜到要么这银子是王大川掏的,要么就是他那朋友真和钱员外有交情,两个死契奴才而已,钱家家大业大还看不上眼,反而搭个人情是更加划算。
  “大川叔叔,谢谢你救了我表姐,富贵你放心,他很好”袁小鱼知道王大川做这些都是为了自己儿子,所以她也不纠结。这样也好,两家人的恩情几乎要扯平了,日后相处起来也更加轻松。
  “小事,不过我也提醒你们,日后有难处别和我客气,我家里的事解决的差不多,你们不用再担心会受到别的牵连。
  我家富贵养在山上我也是放心,你们袁家对我的恩情,我是一辈子都还不完了,帮你们做些事,我心里能好受一些”王大川很是诚恳的看着袁永成道。
  袁永成有些惭愧,赶忙道“兄弟你真是客气,日后咱们都是兄弟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家里既然没事,随时上山去看富贵”
  “行,我正准备过年前去一趟.......”
  几人说话,袁小鱼拉着白氏,不让白氏劝山杏,就让她趴在她娘身上哭,别说这招真是管用,山杏哭了一会,就给白巧巧哭醒了。
  白巧巧醒了后,方氏赶紧跟她说,山杏赎出来了,白巧巧悲从心来,瞬间就吐了一口血差点没将人吓死。
  不过大夫却笑呵呵说,多亏了这一口血,这人才算是救回来了,日后只要好好调养就可以了。
  “我的闺女啊~~呜呜呜......”白巧巧抱着山杏是哭得山摇地动的,但同时也将心里所有悲愤都发泄了出来,这才对她的病情有好处。
  闺女都是娘的心头肉,方氏抱着袁小鱼在一边抹眼泪,这让袁小鱼也挺动容的。
  “大姨别哭了,再哭就真该伤身子了”袁小鱼脆生生开口劝道。
  母女俩搂在一起哭了半天,然后一屋子人才慢慢反应过来,屋里还有一个手足无措的年轻人。
  “娘,这是木头”白山杏看着方氏姐妹,介绍道。
  “木头,这是我娘,这是我姨,这是我姨夫......”山杏拉着叫木头的年轻人过来,一一给他介绍。
  木头跪在白巧巧身前颤声道“岳、岳母,我,我是木头,我,我和山杏,我们,那是,是主家给指的婚,我自小是孤儿卖进钱家的,我不聪明主家不喜欢,让我倒夜香。
  不过我发誓,我发誓,我没欺负山杏,我们没圆房,真的,我没祸害她”
  屋里人听了他的话瞬间都愣了,白山杏脸色一红,十分不好意思。
  “闺女”白巧巧一听这话,瞬间提起一口气上来,白山杏嫁给钱家奴才的事,她是知道的,也是因为知道,所以才生无可恋。
  自己女儿一辈子都要做了奴才,日后的孩子也是奴才,这让白霜霜怎么接受得了。
  袁永平将木头拉起来,木头没起,给袁永成兄弟磕头“恩人,我感谢你们将我从钱家赎出来,谢谢,谢谢,我,我,我求你们将我卖一个好人家,钱家不是人待的地方”
  袁家人看着有些忠厚老实的木头,都动了恻隐之心,就冲着他方才说的话,也看得出这男人不是坏人,所以袁永成还是将他拉了起来“先起来再说”。
  然后所有人都看向白巧巧和山杏。
  “娘”山杏又流了眼泪,然后才道“娘,木头是个好人,我被主母责骂、挨打都是他求情,还替我受罚。
  我身体不好也不愿意跟着他,他对我恭敬有加,从没强迫我一分一毫,他是个好人。
  不过,我现在愿意了,娘,别卖他了行吗,我们已经成亲了,日后我和他好好过日子,您放心,木头是好人,他不会像爹一样,我们会孝顺您的”
  木头不可置信的看向白山杏,显然十分意外白山杏会为他求情,眼内满是感激。
  白巧巧瞬间又哭得不行,然后看着白氏有些拿不定主意。
  而白氏看着袁小鱼,这让山杏和木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姨可以不住医馆了,咱们先回客栈,娘我困”袁小鱼躲在白氏怀里撒娇,白氏最懂女儿,袁永平赶紧去付了医药费,然后一大伙子人先回客栈安顿。
  折腾这么久,大家都累了,叫了热水吃了饭,都好好的休息。
  屋子里没人了,袁永成夫妻看着袁小鱼。
  袁小鱼道“娘,先让大姨他们缓一缓,想想清楚再说其他的事。
  我知道你们想问我怎么办,我的意思和爷爷是一样的,休了赵大贵,拿回白家的产业,然后带着大姨他们离开这里。
  但是这里边有两件事不好办,咱们山里人家,买得起房子的人不多,田地就更是,所以这两样财产应该是带不走的,不过我有办法不会便宜了赵大贵”
  “这倒也是”方氏叹气道。
  “还有,赵大贵这么混蛋,村里的族老们却都不管,那个妾就住在外公家就说明了问题,所以还得问问大姨,那个妾到底是什么人,我才知道后边怎么做”
  袁永成赞同的点点头。
  白氏依旧担忧,看着父女俩道“我大姐恐怕不会和咱们离开,可是不离开有赵大贵在,我大姐后半辈子也是消停不了。
  袁家是我的夫家,和白家就算是亲家,但是她们咋好意思住到袁家去”
  袁永成也是皱眉。
  袁小鱼道“娘,你和大姨透露一些家里的事,主要是日后在镇上开铺子是需要人手的,咱们做的是吃食,而您和大伯娘都不适合下山。
  以前我是打算买奴才做事,如今大姨一家三口人正好日后给咋们看铺子,咋们付工钱,她们有栖息之地,日后有工钱可以慢慢将自己的日子过起来。
  并且我们救了他们一家,大姨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一定会给咋们守好了铺子,自家人我们也是放心不怕泄露秘方出去。
  那个木头人还行,不是坏人,人也不笨,相反心眼反而不少,这种人能够在钱家那种地方活下来,就不简单。
  倒夜香看着辛苦又累又不受人待见,但是这活他干着最是稳当,也不容易遭受人嫉妒,更不会受到关注,反而活的轻松自在。
  不过他的卖身契不给他,也算是间接束缚他,既然山杏姐姐还想和他过,等过几年咱们看看,他要是真是个好的,再给他还了良藉。
  有大姨一家三口帮忙,回头我二伯依旧做掌柜,银钱也是掌握在咱们袁家,所以其他人肯定不会有意见,并且还能给我二伯减轻不少的压力”
  白氏听后,激动的在袁小鱼脸蛋上亲了一口“我的闺女,你咋这么可人疼,这么聪明呢”
  袁永成也是露了笑脸,自己闺女有远见,这是袁家所有人都不及的,所以他直觉听闺女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