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117 买马
  买了马之后,几人又去配了马鞍,这个空档,袁小鱼给小母马吃了一个果子又喝了点水,那小母马不但听话了,眼睛都亮了不少,显得十分精神。
  沈翔看着袁福有些不解,袁福笑笑道“看你这样子,方才那马贩不管是这几匹公马,还是这匹母马都是一文不让的,这马的价格确实也是公道,你是真心想要帮我们少花银子,才会楞和他砍价。
  你算一下,如果我们只买三匹马多少银子?”
  “270两”
  “小马鱼儿是早就看上的,鱼儿从来不做任性的事,就算你砍不下价格,最后恐怕我们还是要买,按照马贩方才的态度,4匹马要多少银子?”
  “330两”
  “哎呦,现在4匹马也才花了320两,总体便宜10两银子”沈翔猛地反应过来,然后震惊的看着袁小鱼。
  “是啊,这小母马如果低了60两银子,就算卖的虽然不赔本,但是也不赚了,合着母马只要50两银子”
  “呦,了不得啊,没想到你妹妹真这么聪明,这账算的比我还快”沈翔赞赏的看着袁小鱼。
  袁小鱼笑笑没说话,就因为一开始问了小母马的价格对方也是死不让步,最后才定下来先买4匹马的。
  而此行的目的,袁小鱼就是想要买一匹母马的,因为空间和外界有时差,母马放入空间是可以繁殖的。
  之后几人又去了卖牛的市集,50两买了一头公牛,刚成年不久正好能下地,然后牵着牛马去了酒楼。
  “这个你拿着,亲兄弟明算账,不能让你白忙乎”袁福将2两银子塞给沈翔,但是沈翔沉着脸死活不要。
  沈翔帮着砍价以及配马鞍什么的也是出了不少力,并且这一次却是因为有他帮忙,总体来说还是省下了不少银子的。
  袁福其实是想着沈家日子过得艰难,方才在沈家的时候,听见卢氏有些微微咳嗽,家里也有汤药味道,就想着卢氏可能是病了,那么或许现在正是家里缺银子的时候。
  并且这种买卖是一定要给中人回扣的,所以便想着借此机会给沈翔些报酬。
  但是他却忘了沈翔是拿他当真朋友,又怎么能收袁福的银子。
  “袁福哥,你就别和你兄弟客气了,欢迎沈翔哥哥日后常去家里做客啊”袁小鱼笑眯眯的道。
  沈翔笑着看着袁小鱼,瞪了袁福一眼,没好气道“你还不如你妹妹呢”
  袁福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摇头苦笑,然后收了银子。
  几人来到酒楼,袁永成两人已经和温掌柜签订了租赁契约,却没交付租金以及保证金,因为温海泉清楚袁家为狗熊岭造福修建了栈桥,卖月饼的银子花了一半多。
  为此,袁永成兄弟和温海泉还商榷了好半天,温海泉坚持等他们开张之后,再缴纳租金等。
  温海泉此举就是有意帮扶袁家了,袁家也不能干占便宜,所以袁永平两人商量之后,在契约内写上了租赁期限为两年,每月15两,开业三个月内一次性付清的条款。
  如果温海泉不同意,那么这铺子就不租了,就这样扯了半天,两边才顺利的将契约给签订下来。
  拿着铺子的钥匙几人就去了隔壁的铺子,这间铺子不是很大,之前是卖茶叶的,此时店铺已经清空,收拾的十分干净。
  并且后边有个院子,与酒楼后厨到后院的大门是齐平的,十分大。
  后院东西厢房各四间,后门还有两个门房,可以停靠马车,院子里有现成的马棚,院子足够大也十分的宽敞,院子里还有一口井,用水是真的方便。
  几人转了一圈,对于这个铺子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前边店铺只要摆得下糕点就好了,后边做厨房、库房都富富有余,还能住人十分合适。
  并且因为和酒楼挨着,所以院墙也是挺高,店铺翻修没几年,看着也是十分的新。
  “这铺子挺好的,15两一个月的租金也真是太便宜了”袁永平十分的满意。
  “鱼儿,你觉得咋样?”袁广看着妹妹问。
  “挺好的,大哥帮我丈量尺寸”袁小鱼说着给了袁广盒尺,然后袁福拿着笔本开始记录。
  经过家里盖房子,这些超前用具几人已经使用的十分熟练了。
  忙乎了一会将尺寸丈量好,这边袁小鱼也在画本上画出了铺子简单的平面图出来。
  之后没花多久的时间,一张详细的装修图纸被袁小鱼画好了,因为之前就已经大致想好了设计,所以只需要标注好实际尺寸,重新腾一张更加准确的图纸就好了。
  画好图纸之后,袁永平又去找了刘满堂,刘满堂之前帮着家里建房以及建造水坝,因为点心铺子只是简单装饰一下也并不多复杂,就算是冬日里也照样不耽误施工,毕竟都是木工活。
  刘满堂给别人家修建园子,手下自然有一帮懂行的人,这装修的事没有让袁山弄,也是为了加快速度。
  “这图纸谁画的?绝了啊!”一个木匠师傅跟着刘满堂到了酒楼,拿着图纸兴奋问道。
  袁永平笑“这个是我家侄子画的”
  “哦?你侄子?哪一位?”说着他看向袁福与袁广。
  “在府城私塾读书”
  “哦”木匠师傅本来一腔热血想要见见画图纸的人,一听在书院读书便有些失望,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图纸是刚刚画好的。
  倒是刘满堂别有深意的看了袁小鱼一眼,因为在给袁家建房的时候,他可是无意间见到小丫头在地上用树枝画过图,那手法可与这图纸如出一辙。
  虽然袁家一致对外将图纸一事推在读书的孩子身上,但是他却猜测,这图纸出在眼前9岁大的小女娃之手。
  不过他聪明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如果他有这么一个有能耐的闺女,也是不敢对外泄露半分,给孩子带来潜在的威胁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点事他还是懂,有的只是剩下羡慕。
  “行了,赶紧干活,赶在年前将铺子装饰好”刘满堂将几个过来看场地的师傅给撵去干活了。
  因为铺子装修,所以袁永平便留了下来看着,有个大事小情的他好处理。
  袁小鱼找了没人的地方从空间里拿出来被褥等物,后院有一间房原来就是有人住的,将火炕烧起来,袁永平自己直接住下不成问题。
  安置好了铺子之后,几人便回了家,半路袁小鱼将小母马放入空间去养着,只带着三匹公马和牛回了柒峰屯。
  袁家买了牛马,一时间又是令人羡慕,为了让家里人学骑马,还特意将谷场给打扫了出来。
  这会申屠泰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毕竟他年轻的时候做过镖师,骑马不在话下。
  为了哥哥们的安全,三匹马和牛袁小鱼都送入空间温养过了,袁小鱼给马匹吃了灵果开了灵智,让它们聪明又温顺懂得护主,这才敢让家里人骑。
  所以每日里晨练之后,大半天的时间,家里男丁挨个学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