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120 全家人的依仗
  “其实这些标牌也都是家里人在忙不过来的时候用一下,平日里客人少也不用这么麻烦,店内糕点都是按照一定的数量去卖,价格都是统一的。
  并且我家人都会算账,人少的时候取糕点的时候直接算好报给我二伯就可以,我二伯只要稍微核对一下就好了,他其实主要还是计总账”
  温海泉点点头,然后又看了看袁永平,发现他每次结算后,都会在一个也是表格一样的纸上就添那么一笔。
  就如礼盒专卖的窗口也是如此,袁福一个人取点心、算账、收银子,后边的架子有人专门补货过来,不仅仅快速,他也是在一个小本上不停的简单勾画。
  其实这不过是根据分类后,简单画正字记录卖出去的各种糕点数量罢了。
  零散的自己计价格,成盒成包的计数量,然后再根据每日做出来的糕点数核对一下。
  毕竟在操作过程难免有些食物,或者拿给客人品尝,或者添了彩头给客人,靠卖出点心数量核算是最准确的。
  温海泉最后竖了竖大拇指,走的时候看着袁小鱼认真道“鱼儿,你们家的记账方法外传不?”
  袁小鱼哈哈一笑“别人不外传,您是我伯伯,回头有功夫劳您大架过来和我二伯学学就好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这是送您的好吃的”袁小鱼冲着他挤挤眼。
  除了成盒的点心,还有两个独特的草编盒,里边是水果糖以及巧克力。
  温海泉最是识货,也没和袁小鱼客气,这店铺这么短时间,不过就是打了镂空雕刻的隔断,做了窗口分离客人和食物的直接接触,就这点子就够让人欣赏的。
  加上一水的统一服饰,看着整齐、明了,柜上和柜下的分离式设计,他回去也点好好琢磨琢磨。
  虽然北地不多富贵,但是因为离边关近,又没有战事,邻国商队尝尝在永州与冰洲之间走动。
  临山镇虽然人口不多密集,那也是因为挨着大山的原因,往南走的几个镇县都很繁华,包括府城。
  悦客来的生意今年好做了不少,他也准备将府城的店重新给开起来,袁家做事很是齐心协力,看着就让人舒服,他也点琢磨一下,自己的酒楼是不是也要打个什么,品牌?!一类的。
  送走了温掌柜,袁小鱼将铁蛋三个给喊了回来,这么会功夫店铺已经足够吸引客人,带着三人去了后院。
  后院收拾出几间房都能随时的住人,给大姨留了一间,山杏表姐夫妻俩一间,袁永成一间,袁福小夫妻一间。
  还有两间用来备用的,就像今天家里人都下山了,如果晚上回不去就可住在铺子里。
  “辛苦了,这是奖赏你们的”袁小鱼将事先准备好的奶油蛋糕和奶茶给三人,还有一个新鲜的水果果盒。
  “哇,鱼儿你家真厉害,能找到这么多果子啊”
  “吃你的,不该问的不问,忘了咱家和大爷爷家的规矩了?
  日后咱们兄弟都是鱼儿的亲手足,跟着鱼儿吃香喝辣,但是要管好嘴巴”铁蛋小大人一般严肃地说了一句。
  “是,铁蛋哥说得对,不过铁牛还小,你们放心,我啥都不说”小栓笑呵呵道。
  袁小鱼笑,这三个孩子最是仁义了,铁蛋是袁永强的小儿子,铁牛是袁永斌的小儿子,别看铁蛋也才8岁,胆子贼大,心眼也多。
  袁小鱼平日里就挺喜欢他们三个小子,自己三个小哥哥都去私塾了,所以经常和他们闹在一起。
  “大姐,来屋里坐”
  这时候方晚霞带着袁月进来,正好瞧见几人在吃东西,起初袁月也没注意几个孩子吃什么,就是那一盒果盘,让她十分的差异。
  方晚霞不知道鱼儿带着铁蛋在这屋,进来后看见袁月狐疑的脸色,心下一紧。
  “袁月大姐”
  “袁月大姐”
  铁蛋三个孩子很有礼貌,站起身问候袁月。
  袁月僵硬着脸,干笑道“铁蛋和铁牛也来了啊”
  “啊,是,今日开业让三个小子给帮忙喊喊客人,袁青和袁兴岁数大了,莫不快面子、张不开口,鱼儿这主意还是真的好,铺子现在都人满为患了”方晚霞笑呵呵地道。
  “你们吃吧,累了半天了”袁月说着坐在了炕边,看着方晚霞继续道“没想到家里这么快就开铺子了,咋突然一下就会做这么多点心了?”
  “哦,这不是鱼儿大姨母女手艺不错嘛,加上袁忠无意间在一本书里看到的,家里人琢磨着做,就做成了”方晚霞按着家里人事先说好的说辞,应付道。
  袁月听了是不高兴的,因为家里什么情况,她最是清楚。而白家比袁家还穷,真有这手艺,也不可能如今混成这样,连个家都没有。
  袁小鱼自始至终没搭理袁月,今日第一天开业,她也不想惹不痛快。
  前边忙成那个样,她要是有眼力就不应该这个时候过来,过来不帮忙就算了,还跟个客人一般让人接待。
  “晚霞嫂子你去忙吧,后厨离不开你,我大姐也不是外人,用不着人接待”袁小鱼淡淡说了一句,然后让铁蛋三个将果盒赶紧吃了。
  铁蛋聪明,自从上次袁月打了袁小鱼后,袁月就只是在袁山成亲的时候回去了一次,前后再没见着人。
  他赶紧催促着两人吃东西,麻溜的吃完了,然后又跑去前边了。
  屋子里就剩下袁小鱼和袁月。
  袁小鱼将桌子擦了,将木质果盒的盘子和杯子收拾好,然后拿去了厨房。
  “鱼儿,这东西都谁给的?”
  “神仙给的”袁小鱼看着她淡淡道。
  袁月气了一个倒仰,她怎么会信袁小鱼的鬼话,见真没人搭理她,就去了铺子里,转了一圈发现插不上手,就提着几盒点心和小食,被方氏给打发走了。
  老爷子在店里四处转转,看看哪有空缺就帮把手,方才有几个富贵人家的夫人到店里看个新鲜,在镂空隔断间内喝了茶水,买了不少的点心。
  袁老爷子见人走了,就将茶杯等物给收了,还拿了抹布准备擦桌子。
  “爷爷我来”袁小鱼跑过来,赶紧接过了袁老爷子手里的活。
  “不用你,你还小,日后你长大了再让你做,你没事坐你二伯身边,别让人碰了你?”
  “好的爷爷,这个我拿得了,您也别太管着我,我过了年就10岁啦,是个大姑娘了”袁小鱼端了托盘过去,正巧袁永成刚出去一趟回来,顺手将袁小鱼手里的托盘端到了后远去。
  袁小鱼又靠在门口看着铁蛋三个,也怕人多,孩子别再被人欺负了或者丢了。
  袁老太太在柜内和老爷子对看一眼,两人均是叹了口气,想着方才袁月一副贵客到访的样子,心里十分无奈。
  都是袁家子孙,同样惯宠孩子,大房、二房的姑娘都没教好,反而这最小的,成了全家人的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