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19章 这两个是添头不重要
  像!
  实在是太像了!
  秦琼和尉迟恭的画像,被画的栩栩如生,和他们本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这个时代的人物画像,注重的是神韵,并不十分重视细节。
  你像这个时代最出名的画家阎立本,他的人物画同样也很像。
  但是他的像,和苏长生画的画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画法。
  苏长生的画像,细节拉满,给人一种将人缩印到画纸上的感觉。
  这是门神画像给李世民三人带来的第一个震惊。
  第二个震惊就是,画像居然是彩色的!
  大唐有彩绘吗?
  有!
  大画家阎立本的许多画像,就是彩色的。
  只不过,哪些彩色画像,都是人工画出来的。
  而苏长生拿出来的门神像,是印刷品。
  这个时代,还没有彩印。
  看到画像之后,李世民顿时惊喜交加。
  这种印刷技术,绝对领先目前主流印刷术很多年。
  短时间,根本就没人能够追平这种差距。
  所以,这门生意,年年都可以做啊!
  在李世民眼里,这些都是无数的小钱钱啊!
  这时候,程咬金忍不住问道:“庄主,当今圣上用的门神明明是四个人。”
  “你怎么只画了两个呢?还有程咬金和长孙无忌的画像呢?”
  听到程咬金的询问,苏长生随口说道:“哪两个就是个添头,不重要了。”
  “只需要有秦琼和尉迟恭两位将军就足够了。”
  苏长生的话,把程咬金和长孙无忌的肺都快气炸了。
  你才是添头,你全家都是添头!
  虽然很气,但是他们俩还不好出头争辩。
  毕竟,你俩又不是程咬金和长孙无忌,你们着急啥?争辩啥?
  最终,长孙无忌说道:“庄主,但是现在民间都知道,门神一共有四人。”
  “少两个人的话,会让他们心里产生怀疑。”
  “所以说,长孙无忌和程咬金这两人,也是必不可少的。”
  程咬金不爽地问道:“为啥你把长孙无忌放到程咬金前面?”
  长孙无忌斜睨了程咬金一眼之后说道:“因为,长孙无忌更聪明。”
  苏长生懒得搭理正吵架的这俩货,不过他也感觉,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无奈,他还是画不了。
  苏长生不由摊摊手说道:“可是,我没见过长孙无忌和程咬金,想画也画不出来啊!”
  程咬金马上说道:“这个简单啊,程咬金你就照着俺画就行了,俺也姓程。”
  “至于长孙无忌,你就照着长孙大银币画就成,他也姓长孙,妥妥的。嘿,嘿嘿!”
  嘿嘿你个死人头啊?
  一个姓的就能照着你们画?
  简直不知所谓。
  苏长生鄙夷地说道:“照着你们画程咬金和长孙无忌?我呸!就凭你们也配吗?”
  我们咋就不配了呢?
  我们就是程咬金和长孙无忌啊!
  程咬金和长孙无忌,被气的快要吐血,但是又无可争辩,只能无能狂怒。
  这时候,李世民说道:“表弟,他们两个,长得和程咬金和长孙无忌,真的有九成神似。”
  苏长生怀疑地问道:“真的?”
  李世民点头说道:“自然是真的。”
  苏长生道:“哪好,哪我就相信你们一次。”
  接下来,苏长生拿出模板,开始给两人画像。
  苏长生画的很快。
  反正只是门神像嘛,并不需要将细节拉满,甚至只需要稍微夸张一点的手法,突出一下他们的英明神武就够了。
  不多时,苏长生便画出了两人的画像。
  自然,衣服和神态,肯定是替换掉了的。
  看到自己的画像,程咬金和长孙无忌,都有些愣住了。
  画像上画的,真的是自己吗?
  自己真的有这么好看吗?
  这也,忒威武了吧?
  画完之后,苏长生放下笔问道:“画的怎么样?”
  听到询问,程咬金不由竖起大拇指说道:“画的实在是太好了!比阎立本哪老头画的都好啊!”
  长孙无忌也不由说道:“庄主画技,出神入化,已入化境啊!在整个大唐,都屈指可数!”
  听到两人的话,苏长生不由嗤笑道:“说的就好像你们见过阎立本一样!”
  “说的,就好像你们真的认识大唐的顶级画家一样!”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啊!你们能不能跟着你们的主子学点好?别净学着他们吹牛皮好吧?”
  一番话说的三人都是很气。
  李世民连忙催促苏长生,将程咬金和长孙无忌的画像也拿去印刷。
  李世民则是忍不住问道:“表弟,这画像印制如此精美,咱们每一幅卖多少钱呢?”
  苏长生不由说道:“我计算过成本,每一幅画卖十文钱,恰好在百姓的心理预期之内,可以达到利润最大化。”
  李世民不解地问道:“十文钱?这一张纸的成本,就要五六文,再加上印刷和人工,十文钱,怕是根本就不赚钱吧?”
  苏长生嗤笑道:“哪是他们的造纸和印刷能力太差,这些纸张和印刷,都是我自己来做的。”
  “纸张的成本,其实极为低廉,大约五张纸才需要一文钱的成本。印刷也贵不到哪儿去,十文钱的价格,怎么可能不赚钱呢?”
  什么?
  便宜表弟,居然还改进了造纸术和印刷术?
  他怎么可能懂那么多?
  不过,苏长生已经带给李世民太多的震撼了。
  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
  现在在得知他又改进了造纸术和印刷术之后,李世民也只不过是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随即,他的思维,便再次回归到画像的生意上。
  画像至少要生产一日才能出售,今日是卖不成了。
  李世民以要出售无烟煤为由借故离开。
  苏长生自以为他要去会相好的,也不以为然。
  而在路上,李世民则是在盘算,将年画生意交给谁打点才好。
  作为一国之君,李世民手底下,明里暗里,自然是有许多人手可用的。
  只不过,这些人也不能乱用。
  卖无烟煤,李世民已经派出去一部分人了。
  这些人,李世民还可以用协助御寒的借口分辨。
  但是卖年画很明显的就行不通了。
  如果被那些御史——特别是魏征发现,他堂堂一国之君居然私自做生意,绝对会被他们喷到怀疑人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