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24章 陛下居然恐怖如斯
  李世民继续说道:“科举考试判卷,完全凭主考官自己的喜好来评判。”
  “只要事先和主考官拉进关系,就能够录取。试问,这对其他考生,公平吗?”
  李世民将苏长生所持观点,全部抛了出来。
  当然了,第四点他并没有说。
  第四点,可以说是对长安大臣和勋贵们后代的福利。
  如果李世民说出第四点的话,估计会遭到所有人的反对。
  但是,只是前面三点,就让现场群臣,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陛下所提的这三点,都是科举考试真实存在的缺陷啊。
  更加尴尬的是,刚才陛下问他们科举制度的缺点,他们所有人,都齐齐说没有缺点。
  更尴尬的还是魏征,刚才就是他和李世民抬杠抬的最欢。
  魏征一张脸不由羞的通红,不由惭愧地说道:“陛下所提四点,的确都是科举制度的缺陷啊。”
  “陛下圣明,老臣知错了。”
  “嗯。”
  李世民淡淡点头,脸上神色如常。
  而内心,其实早已经乐开了花。
  魏征这个老东西,整天盯着他喷。
  大概没想到他也有犯错的时候吧?
  李世民再次问道:“既然科举有这三点缺陷,诸位爱卿还是议一议,该如何进行改善吧?”
  接下来,几位宰相,加六部尚书、侍郎等官员,开始了议论。
  这些人,可说是大唐最聪明的一群人。
  但是一项制度的改革,往往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的。
  他们商议了许久,也没能拿出具有建设性意义的提议来。
  这时候,李世民咳嗽了两声说道:“朕说几个解决的办法,你们议一议是否可行。”
  “第一点,可以将科举考试改成三年一考,将录取人数提升为原来的三倍。”
  “第二点,取消吏部的考核,改成为由吏部培训公文写作,合格之后便可为官。”
  “第三点,可以采取糊名制。考生作答完毕,收卷的时候,便将考生的名字糊上,等批改完毕之后,再行取开,公布名次。”
  李世民说完之后,现场一片寂静。
  现场可都是聪明人,对李世民提出来的解决办法,他们基本上秒懂。
  并且越想越是心惊。
  因为这三个解决办法,不但切实可行,并且几乎是最为精妙的解决办法。
  陛下,果然是深不可测啊。
  “陛下英明神武,所提的几点解决方案,全都切实可行,老臣佩服之至。”
  “陛下思虑周全,臣等惭愧啊!”
  “陛下尧舜禹汤,英明神武……”
  李世民摆手说道:“好了,溜须拍马的话就不要说了。既然你们觉得可行,就商议一下,议个章程出来,准备实施吧!”
  说罢,李世民起身,一甩袖子,转身而去。
  走出殿外,李世民嘴角的笑容,再也按捺不住绽放开来。
  殿内群臣,面面相觑,脸上都有古怪之色。
  陛下的确很厉害,但是似乎,也并没有厉害到这种地步吧?
  这一次,他们所有人,居然被陛下一个人碾压了啊!
  唯有长孙无忌知道,这些缺陷,还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一定不是陛下想出来的。
  这必定是苏庄主想出来的啊!
  ……
  书房之中,苏长生正在书写着什么。
  聂十娘端着一盏茶盈盈走入,轻轻放在书桌上面说道:“公子,请喝茶。”
  从上次受伤到现在,仅仅过了四五天的时间。
  聂十娘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平时端茶递水,铺床叠被乃至烧火做饭的工作,也都被她揽了过去。
  苏长生一再强调她伤口还没完全康复,不要做这些。
  但是她总是不听,苏长生也好由她而去了。
  苏长生不由对她说道:“十娘,这里没事了,你下去休息吧。”
  聂十娘不由说道:“公子,我的伤势,已经不碍事了呢!”
  “对了,公子,十娘有件事情求公子,只是,只是难以开口。”
  苏长生不由哑然失笑道:“十娘,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
  “你还不了解我吗?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聂十娘这才说道:“公子,是这样的。”
  “我行走江湖的时候,曾收过两个徒弟,带领他们行走江湖。”
  “上一次我出手斩杀周村里正,将他们弃在客栈。”
  “这些天,怕是他们要急坏了。”
  “我想恳求公子,能不能,能不能也一并将他们收留下来。”
  “他们聪明能干,一定不会给公子添麻烦的。”
  什么?
  十娘居然还有两个徒弟?
  苏长生正嫌自己身边人手不足呢。
  闻言大喜道:“十娘,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快将他们接来。”
  “我这里,正愁人手不够呢,这样可靠的自己人,我正求之不得呢!”
  “你还有伤在身,这样吧,我让老冯头陪着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苏长生的态度,让聂十娘彻底放下心来,并且十分喜悦。
  她连忙说道:“公子,不用的,我自己去就好了,很快就会回来。”
  说完,聂十娘快步走了出去。
  苏长生摇了摇头,继续开始书写要书写的内容。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聂十娘带领两个人走入书房之中。
  “公子,我把人带来了。”
  “这是我大徒弟席君买,这是小徒弟李元芳。”
  “你们两个,还不拜见公子?”
  “拜见公子!”
  “拜见公子!”
  席君买?李元芳?
  这两个名字,不由让苏长生一惊,他连忙抬起头来。
  大徒弟席君买,应该是二十多岁,应该比聂十娘还要大。
  他身材魁梧,脸上的胡须已经十分旺盛,等到中年,一定会长出一副大胡子来。
  而小徒弟李元芳,只不过十四五岁年纪。
  身材瘦长,猿背蜂腰,长相清秀。
  苏长生知道大唐有个猛将席君买,在吐谷浑反叛的时候,带着一百二十骑兵,追着高句丽一万多叛军打,最终评定叛乱。
  李元芳,那就不用说了。
  现在苏长生非常怀疑,这个席君买到底是不是那个席君买。
  考虑到他师傅是武功高强的女侠聂十娘,苏长生怀疑极有可能就是他。
  至于李元芳,好吧,肯定只是一个名字一样的人而已。
  (本章完)